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蕙萍的故事】(1)
【蕙萍的故事】(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av天堂,亚洲av无码,,欧美av,国产av电影,一本道高清av,日韩偷拍av,免费日本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蕙萍的故事

字数:6411 *********************************** 没意外的话,这会是一位农村少女从小到大的经历。人名情节纯属虚构。请 各位前辈不吝指教。 ***********************************

(一)溪畔春景

蕙萍小时候是在乡村长大,当时民生未开、物资缺乏,连「衣服」都是奢侈 品。蕙萍还记得,连当时经济状况算不错的她们家,也只有父母有两三套衣服, 但那些衣服平时都是锁在衣橱里,只有重要节日时会拿出来穿。

全村的人无论大人小孩,平常都是光着身子。当大伙都这么做的时候倒也不 觉害臊,只有偶尔外地商人经过村子时会被吓到而已。

从小蕙萍就帮家里养鸡养鸭,每隔两三天就赶着鸭群鹅群到附近的小溪边, 跟着她一起长大的好姊妹也会赶着自家的家禽到溪边。她们就时常放任鸭鹅游水 吃虫,一群女孩就在河边玩了起来,反正只要天黑前再把一群扁毛畜生赶回家, 父母也不会多说什么。

平时闲来无事,她们也会在溪边玩耍。基本上蕙萍小时候的生活过的无忧无 虑,只有一件事让她有点困扰。

当时村里有一群平时不工作、游手好闲的「大哥哥」成天都在村里乱晃,蕙 萍常常看见他们偷瞄姊姊和阿姨们没穿衣服的身体,手还悄悄揉着自己下面的小 鸡鸡。若说面对成年女性还算收敛的话,他们看着小女生的眼神就可谓肆无忌惮 了,不过因为他们每次都会给女孩们糖果吃,因此蕙萍和她的朋友们都很喜欢大 哥哥们。

有一次蕙萍她们玩耍时,那群大哥哥晃着长长的鸡鸡走过来,其中有几个人 的鸡鸡还像旗子一样,翘得高高的。

顶着刺猬头、看起来像老大的大哥哥笑着问:「妹妹们~~哥哥这里有一些 糖果,妳们只要帮哥哥们一个忙,就给妳们糖果吃好不好?」

当时女孩们都只有八、九岁,一听到有糖果可以吃,马上双眼发光,把父母 「不要跟那群混混靠太近」的叮咛忘得一乾二净,纷纷凑上前。

「小金哥哥,我想要糖果~~」

「要帮你们什么忙?」

蕙萍也跑向哥哥们,一群女孩七嘴八舌的问。

「很简单啊,」叫做「小金」的领头大哥哥扶起他软软的小鸡鸡:「只要妳 们用手搓我们的小鸡鸡就好了。」

「耶?」

「为什么?」

「才不要!为什么要我们摸你尿尿的地方?很髒耶~~」

「我偷偷告诉妳们,妳们不可以跟其他人说喔!」小金哥哥突然压低声音, 女孩们全都好奇的竖耳倾听,「其实啊……哥哥们得了一种病,这种病需要用手 搓我们的鸡鸡,搓久了就会有白色的东西从我们尿尿的洞跑出来,那样就可以治 好了。」大哥哥们都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

「那为什么你们不自己搓?」一个女孩问。

「不行,一定要是女生来搓。那些阿姨们又很讨厌我们,我们也不敢去找她 们帮忙。平常就妳们跟大哥哥最好了,这次一定也会帮忙的对不对?」小金把一 群女孩唬得一楞一楞。

「哥哥们好可怜喔……没问题,我们会帮你们的!」女孩群中的孩子王阿欣 说,其他女孩也纷纷点头。

「太好了!哥哥们刚刚都有把鸡鸡洗过,所以不会很髒,妳们不用担心。」 小金哥哥一瞬间露出开心的笑容,但又马上变成有点苦恼的表情:「其实有个方 法能够更快更有效的帮我们治疗,但是也不好意思让妳们做这么多……」

话还没说完,阿欣马上就问道:「什么方法?只要你说出来,我们都可以帮 你啊!」

「……就是要用含棒棒糖的方式,用嘴巴含住我们的鸡鸡。」

一听见这个方法,所有女孩都楞了一下。小金哥哥见状,失望的低下头说: 「果然还是不行吗?对不起,那就还是请妳们用手就好……」

「怎么不行?当然可以啊!」阿欣突然就张口含住小金哥哥的鸡鸡,「素遮 样吗?」嘴里多了一个东西,阿欣口齿不清的问。

「对,就这样含着!然后头前后动。」小金哥哥开始指导她。

其他女孩见状,也都纷纷含住其他大哥哥的鸡鸡。蕙萍也蹲在一个大哥哥面 前,握住他的鸡鸡放进嘴里,微微的尿臊味让她皱起了眉头,但为了医治大哥哥 的「病」,她还是忍了下来。

「……呜嗯……它……它片踏了(它变大了)!?」小金哥哥的鸡鸡在嘴里 慢慢变大,让阿欣吓了一跳。勃起的阴茎把她的小嘴完全塞满,让她不太舒服。

「别担心,继续前后动,舌头可以舔它……对,就是这样……」小金哥哥双 手扶住她的头,自己把变大的阳具在她嘴里前后抽送。

「呜……呜……嗯……」大哥哥们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蕙萍负责医治的那 个大哥哥还用手在她身上乱摸。

最后蕙萍觉得快塞满整个嘴巴的鸡鸡突然猛烈颤抖,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 突然觉得有股液体喷进她的喉咙。「!?呜……咳!咳咳!」被突如其来的温热 液体呛到,蕙萍连忙吐出小鸡鸡,猛烈咳嗽。

看见咳出来的是一些乳白色液体,蕙萍知道自己终于治好大哥哥的病了。

其他大哥哥也纷纷在女孩们的嘴里射精,有些女孩措手不及,直接把全部精 液都吞了下肚。

只见大哥哥们满足的把小鸡鸡从女孩们的口中拔出来,小金哥哥拿出一堆棒 棒糖,笑着说:「谢谢妳们!这样我们的病就治好了!这是一点谢礼。记得不要 跟其他人说喔!」

能帮大哥哥们治好病,又有糖果可以拿,女孩们都很开心。

这件事她们都没跟家人说,但蕙萍事后回想起来,觉得有点奇怪,对那群大 哥哥也不是那么喜欢了。

************

几年后,女孩们纷纷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但还是一样光着身子,只 有月事来时会用块破布缠在下身。大哥哥们还是一样游手好闲,村里大人们已经 完全放弃他们了。

有一次,蕙萍跟好友们一起在溪边玩,不知何时,那群大哥哥已坐在一旁, 盯着少女们发育中的肉体,眼中散发淫秽的光芒。

蕙萍是女孩中发育最好的,十来岁就有一对硕大的乳房。但连她母亲都没有 胸罩了,她又怎么可能会穿?顶多就随手套件父亲的白色「吊嘎」充当连身裙, 更多时候是什么都没穿的。

宽大的吊嘎根本掩不住蕙萍姣好的身材,每当跳跃跑动时,总有春光从过大 的领口袖口洩出来。更多女孩一丝不挂,任凭躯体暴露在阳光下,这景像看得一 帮青年是心痒难耐。

领头的小金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众人就不约而同地走向玩耍中的孩子们。

「妹妹们~~看妳们玩得很开心,可不可以让我们也加入啊?」小金哥哥露 出和蔼的笑容问。

「……让你们加入有什么好处?」肌肤晒成小麦色,发育仅次于蕙萍的阿欣 挺着赤裸的椒乳反问他。

「好处很多啊~~妳想想看嘛,游戏就是人多比较好玩啊!还有哥哥们都很 有力气,加入后妳们就可以玩一些平常不能玩的游戏啦!比如说骑马打仗……」 小金哥哥天花乱坠的说着,眼神却不停扫视阿欣发育优良的肉体。

「……好吧!就让你们加入好了。」其实面对数个高大的青年,阿欣根本不 敢说不,但为了维持自己在孩童中的地位,还是装模作样的考虑了一下。

「那就多谢妳们啰~~」小金哥哥依然挂着虚伪的笑容。

「现在人变多了,要玩什么?」阿欣看着小金哥哥,主导权不知何时悄悄转 到了后者手上。

「总之先来打水仗吧!」小金哥哥话才刚说完,一群青年就像是早有预谋一 样,开始朝一群少女们泼水,「呀!」女孩们猝不及防,马上被泼得浑身湿透。 有穿衣服的人,衣服被泼湿后都变得贴身透明;没穿衣服的,身上挂满水珠,又 是另一番性感。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青年的水大多都泼往蕙萍的方向,让她眼前白花花的一 片、鼻子嘴巴都是水。情急之下她只好双手挡在面前,却没发现自己穿的吊嘎被 水浸湿后几乎完全通透,胸前两点粉红色一览无遗,衣襬紧贴着双腿,在根部形 成一个倒三角形。

青年们眼见春光无限,个个都更加卖力地泼水,四角裤前也都撑起一座座大 帐棚。

「可恶!竟敢偷袭~~」女孩们稳住阵势后,也不甘示弱的开始反击,一时 之间双方僵持不下。

青年们的矛头都指向女孩中身材最好的蕙萍,导致她节节败退,吊嘎的右边 肩带被水打落,蕙萍D罩杯的雪乳就弹了出来。

「呼……呼……」没想到蕙萍才十来岁就有如此姣好的身材,看得青年们是 慾火中烧、加大火力,不久蕙萍就连左边肩带也被泼了下来,整件吊嘎就这么滑 落,掉在蕙萍脚边,剎时之间,溪中便出现一位雪白玲珑的胴体。

此时蕙萍还不知道自己全身已暴露在众人的眼中,依然双手交叉挡在面前, 不停后退,喊着:「不要!不要!」这充满挑逗意味的动作让青年们难以忍受, 正準备把眼前的女孩扑倒时……

「大家~~保护萍萍~~」孩子王也发现青年的攻势都指向蕙萍,于是指挥 其他女孩在蕙萍面前形成人墙,阻挡了他们的动作。

好不容易能喘口气,蕙萍也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沖掉了,但在场多的是全裸少 女,因此她也不以为意,把吊嘎捡起拧一拧之后又穿了回去。

小金哥哥眼看大势已去,就也收手说:「妳们很厉害耶!就算妳们赢吧!」 一群天真的女孩听到对手认输,纷纷击掌庆贺,殊不知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青年们 视姦了无数次。

「再来要玩什么?」正在兴头上的孩子王问。

「来玩骑马打仗好不好?」

「好啊!」女孩们因为力量不够,平时没办法玩这种游戏,一听到小金哥哥 的提议,纷纷赞成。

「那我们先当马~~」小金提议后,许多青年争着想当蕙萍的马,但被小金 一瞪,全都又乖乖退到旁边。

「来,上来吧!」小金哥哥背对蕙萍蹲下。

「咦……」蕙萍看着眼前小金哥哥精壮赤裸的后背,本能觉得有点不安。

「快啊,等什么?」但禁不起他不停催促,蕙萍只好趴上他的背。

才刚趴上去,小金哥哥的双手就抓住她的屁股,直接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 动作让蕙萍吓了一跳,「呀!」一声紧抓着小金哥哥的肩膀不放。

蕙萍的两团乳球只隔着一层布料挤压着背部,小金哥哥细细品味着柔软的触 感,放在她屁股上的双手也不安份的开始动作。

一般来说,背人的时候应该要双手在背后交叉,另一个人是坐在他的手臂上 才对。但小金哥哥却是一手抓住蕙萍一边的臀肉,直接把她撑起来,如果从背后 看的话,可以看见蕙萍的吊嘎在「骑上马」时往上捲起、卡在腰间,导致她纤腰 以下全部一览无遗,小金哥哥的手紧抓着她的屁股,丰满的臀肉从指缝间溢出。

「……」蕙萍倒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下空状态,只觉得小金哥哥抓住屁股的 双手手指不安份的扭动,不时扫过她的菊花和阴部,感觉不太舒服,就在他的背 上扭动着,想要挣脱魔爪。

但小金哥哥却说:「别乱动,小心掉下来喔!」而这时其他女孩也纷纷「上 马」,喊着:「开始开始!」蕙萍只好乖乖趴在小金哥哥的背上。

比赛开始后,女孩们就被青年们背着冲向对手,互相拉扯着,想把敌对的骑 士从马上扯下来。蕙萍这组被阿欣盯上,孩子王凭着矫健的身手试图抓住蕙萍, 但小金哥哥却不停移动,两组一时半刻僵持不下。

虽然能一直躲开攻击是很好,可是小金哥哥的双手越来越过份,开始搔刮着 蕙萍的阴唇。下身传来麻痒的感觉,蕙萍本能扭动身体,但现在她的身体完全靠 小金哥哥的双手支撑,根本无法逃离狼爪,只是让小金哥哥更加兴奋,手指由肉 瓣探入少女的阴道内,开始来回抽送。

蕙萍忍受着下体一阵阵的刺激,小脸涨得通红,无力的伏在小金哥哥背上, 发出「哈……哈嗯……」的声音,让小金哥哥更加亢奋,恨不得直接回身把直挺 挺的阴茎送入少女体内。

骑马打仗的战况起初十分激烈,但其他青年也都比照小金的方法,双手掰开 少女们的臀瓣、手指侵入阴道不停抽插,于是后来女孩们的攻势都逐渐减弱,最 后几乎都趴在青年们的背上喘息。

小金哥哥和他的伙伴们互相使了个眼色,一群人纷纷靠拢,互相欣赏着彼此 身后被指姦的少女。一时之间,湖中只剩潺潺的水流声,其中夹杂数根手指进出 阴道的「咕叽!噗啾!」声和数名少女「嗯……啊哈……」、「不,不要……」 的回应。

虽然看不见身材最好的蕙萍被自己指姦的模样,但看见许多青年都盯着自己 身后,小金哥哥也能猜出现在蕙萍的姿态是十分淫蕩的。

随着大伙手指的运动速度加快,一群女孩的脸色更加潮红,下体也汩汩流出 淫液,这时只听见「噗通」一声,原来是阿欣手一鬆,身体便往后倒进了溪里。

小金哥哥见机就说:「好~~这一回合是她们这队输了!」青年们只好悻悻 的收回手指,把接近高潮的少女们放下。

「第二回合就换妳们当马啰~~」

蕙萍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就觉得有个滚烫的棒状物抵在自己的阴唇,往 内突入。「呀!」蕙萍转头一看,发现小金哥哥不知何时已经脱下了四角裤,一 条约20公分长的阴茎雄赳赳挺立着,把她吓了一跳。

「不……不要!」虽然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蕙萍还是直觉的想逃离。 「别乱动~~不然我不好骑上妳啊!」小金哥哥双手抓住她的纤腰,用力一顶, 整根阴茎就全部没入蕙萍的身体。

「啊!」下身传来剧烈的肿胀感,蕙萍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被撑成两半。虽然 她的处女膜早在玩耍时破裂,但身体依然保有纯洁。第一次就面对小金较常人粗 长的阳具,蕙萍有点招架不住。

这时身后的小金可说是置身天堂。妙龄少女紧实的阴道内壁紧紧夹着他的阴 茎,随着一进一出互相摩擦,差点让他直接射了出来。稳住心神后,他扶住蕙萍 的细腰,以背后骑乘位的姿势开始慢慢享用处女的胴体。

「呀!啊……不……不行!啊……」有的青年毫不怜香惜玉,用力而快速的 抽插着,蕙萍看见她有些朋友面对突如其来的冲击,已经快晕过去了。

「啪!啪!啪!啪!」小金以深入浅出的方式肏着蕙萍,双手由她的腰往上 移动,握住蕙萍的乳房开始揉捏。「嗯……嗯……」低头看见自己的双乳在小金 双手下不停变换成各种形状,传来的刺激使蕙萍脸涨得通红,咬住嘴唇想忍住喘 息,但忍不住的鼻音反而更增添小金的慾望。

一旁其他青年见状,纷纷推着各自的「马」凑过来,小金也知道他们想做什 么,就把搓揉蕙萍奶子的手改为抓住她的双臂,拉到自己的大腿两侧,蕙萍的上 身就被迫挺起,两粒巨乳在众人面前不停晃着诱惑的弧度。

「呀!」操着阿欣的青年忍不住抓起蕙萍圆润雪白的左乳开始搓揉,同时下 身还不忘继续九浅一深的干着自己的马。看见有人出手,其他青年也毫不客气, 开始对蕙萍上下其手。小金也很有大哥风範,任凭小弟们玩着自己的马,手也伸 向阿欣娇小却富有弹性的嫩乳。

「啊……啊……喔……呀……嗯……」一时之间蕙萍身上多出无数只手不断 抚摸抓捏,她的乳房上已经出现一些红印,阴道内小金抽插的力道不减反增,本 应是痛苦的强姦,但蕙萍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兴奋的感觉,腰渐渐配合着小金的 步调前后扭动。

村里的人因为都不穿衣服,因此平时要爱爱也特别方便。蕙萍就看过好几次 村人在田里做爱的场面,但都因为距离遥远,不太清楚,这时看见自己的下体被 阳具侵入前后抽动,才明白原来他们是在做这种事。

又抽送了一阵子后,小金忽然把蕙萍的右脚抬起、高举过头,他们不停交合 着的下身彻底暴露在众人的眼里。「啊……不……不要……」蕙萍试图用手遮掩 下体,但马上有手从旁拨开。

阿欣背后的青年压着她的头,逼她凑到蕙萍的双腿之间,「舔她!」青年对 着阿欣说。「咦!?」阿欣看着眼前蕙萍被猛力抽插、不停溅出淫水的小穴,害 怕的摇了摇头:「不……不要……」

「叫妳舔就给我舔!」那青年用力一顶,粗壮的阳具更加深入阿欣的阴道。 「啊!」在下体疼痛中混有刺激的快感下,阿欣慢慢伸出舌头,舔了舔蕙萍湿润 的阴唇。

「嗯……嗯……啊……」虽然在肉棒冲撞下,蕙萍的下体已经麻木,根本感 受不到阿欣舌头的碰触,但面对如此荒淫的互动,两名少女的下体还是因羞耻感 而流出更多淫液。

「呀啊!」忽然听得旁边一名少女大叫一声,腰肢突然剧烈颤抖,然后她与 她身后的大哥哥就停下了动作。「呼……呼……真他妈的有够爽!」数十秒后, 青年拔出开始软下的阴茎,一道奶白色的液体就从少女双腿之间流下,混入溪水 之中。

看见伙伴已经射了出来,其他少年也不甘示弱,纷纷加大火力,搞得众少女 是「呀呀」惨叫。有的人还开始「换马」,享受不同的快感。

「哈啊……」小金把蕙萍的脚放下,以老汉推车的姿势把她推到溪畔的一块 大石头旁。「啊……啊……啊……」蕙萍被小金翻过身,以正常位的姿势猛力撞 击。躺在石头上的她仰望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小金哥哥,此时他脸上和煦的 笑容已化为冷酷而淫秽的邪笑,另蕙萍不忍注目,紧咬着上唇闭起双眼。

「呼……呼……呼……」小金滚烫的阳具在蕙萍紧实阴道的摩擦下渐渐有了 射精的冲动,他加快动作,不顾忍受冲击的蕙萍上唇以咬到渗出血丝。

「啊……啊……出来了!」小金最后用力一顶,蕙萍双唇一鬆,「呀!」的 惨叫随着小金的精液一同喷洒而出。精液一波波注入,小金把玩着蕙萍的乳房, 等到最后一滴液体也流入她的子宫,才依依不捨的拔出阳具,一道混浊的水流由 蕙萍的体内流出,沿着石头缓缓滴进溪水中。

此时其他青年也早已结束动作,小金打了个手势,一帮青年就穿回裤子,晃 着心满意足的老二离开。

不久后,河中只剩下一具具瘫软无力的少女娇躯,下体不停流出乳黄色的液 体,在水中缓缓扩散……

(第一篇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2-20更新.